一些大学专业被“砍掉”!看看你的还在吗?

导读近年来,一些高校专业相继被停招,引发关注。哪些专业被亮“红牌”?

未来两年内 有高校将“砍掉”11个专业据中国青年报报道,记者从杭州电子科技大学获悉,未来两年内,该校将 停招11个本科专业 ,分别是:
信息工程
物联网工程
应用物理学
海洋工程与技术
生物医学工程
物流管理
市场营销
环境科学
经济统计学
编辑出版学
工业设计
为什么停招?主要是大数据分析“表现不够好”,表现在以下几方面:> 1、专业转出率过高:
>
>
>
>
> 据介绍,这11个专业中有4个专业因 “专业转出率过高” 。
>
>
>
>
> 如海洋工程技术专业,学生转专业转出率从2015年的42.31%上升到2016年的70.00%,到2017年转出率高达73.33%。
>
>
>
>
> 同样,管理学院的物流管理专业,转出率也从2015年的21.88%上升到2016年的52.94%,再到2017年的60%。
>
>
>
>
> 杭电教务处处长陈志平认为,连续专业转出率过高,是学生依据自身体验进行调节的结果,“说明专业魅力不够”。
>
>
>
>
> 2、分流情况不理想
>
>
>
>
> 而这11个专业中,还有4个专业是因为大数据显示 “分流情况不理想” 。
>
>
>
>
>
如计算机学院的物联网工程,学校当初按照大类学科招生,大二时根据学生自主选择专业实行分流,2015年有84人选择该专业,2016年是65人,到2017年下降到了14人。
>
>
>
>
> 通信工程学院的信息工程专业,2016年大二分流时有39人选择此专业,但到2017年,只有4人选择。
>
>
>
>
> 计算机学院副院长林菲也认为,学生用脚投票,分流不理想,意味着该专业不受学生欢迎,有必要作出调整。
>
>
>
>
> 3、就业表现不够好
>
>
>
>
> “被叫停”专业中,也有的是因为 “就业表现不够好” 。
>
>
>
>
>
如材环学院的环境科学专业的就业率,2015年、2016年、2017年的就业率分别为88.89%、90.00%、95.00%,低于全校97.17%、96.90%、96.88%的年度就业率。

据浙江日报报道,杭州电子科技大学副校长徐江荣说,以优化专业结构角度来看,叫停部分专业分几类情况。
> 1、在相似专业中做出取舍
>
>
>
>
> 如通信工程学院有信息工程、通信工程专业,两个专业太相似,根据大数据表现权衡之下决定砍掉信息工程。
>
>
>
> 2、砍掉特色不鲜明专业
>
>
>
>
> 如应用物理学专业,即便是自己是物理学教授,徐江荣还是主张“拿掉没优势的,让资源聚焦到强专业上来”。
>
>
>
> 3、深化对专业的认识后主动取舍
>
>
>
>
> 计算机学院仇健副教授开玩笑说,物联网工程是杭电有史以来第一次主动舍弃的“五星级”专业,但他仍很赞成学校的决定。
>
>
>
>
徐江荣表示,设在计算机学院的物联网工程专业,虽然在省内乃至全国我们的排名都很靠前,但专业的知识体系相对不健全,而计算机学院的计算机科学与技术专业很强,完全可以把物联网的东西纳入计算机科学与技术专业培养体系中,物联网工程的师资资源也可以充实到计算机科学与技术专业中去。
>
>
>
> 4、砍掉社会需求不大或正在萎缩的专业
>
>
>
>
> 市场营销、编辑出版学等专业就属于此列。杭电每年的就业数据也对“具体专业市场需求情况”做出了佐证。

“这些专业占学校现有53个专业的20%左右。这也是学校第二次大规模叫停‘相对低效专业’。” 徐江荣说。
过去5年,该校已先后有以下6个专业被撤销或停招:
教育技术学
印刷工程
包装工程
智能电网信息工程
功能材料
应用统计学
第三方数据:这些专业被亮红牌
从就业的角度来看,全国范围内,哪些专业表现不好呢?
最近几年,麦可思编著出版的《中国大学生就业报告》(就业蓝皮书)把下面这些本科专业列为红牌专业:

红牌专业指的是失业量较大,就业率、薪资和就业满意度综合较低的专业。
> 2016届本科红牌专业:
>
> 历史学、音乐表演、生物技术、法学、美术学、生物工程。
>
>
>
>
> 2015 届 本科红牌专业:
>
> 应用心理学、化学、音乐表演、生物技术、生物科学、美术学。
>
>
>
>
> 2014 届 本科红牌专业:
>
> 生物工程、美术学、生物科学、应用物理学、应用心理学、法学、音乐表演。
>
>
>
> 2013 届 本科红牌专业:
>
> 生物科学与工程、法学、生物技术、生物工程、动画、美术学、艺术设计、体育教育。
>
>
>
> 2012届 本科红牌专业:
>
> 动画、法学、生物技术、生物科学与工程、数学与应用数学、体育教育、生物工程、英语、美术学。
据麦可思,出现红牌专业的原因既可能是供大于求,也可能是培养质量达不到岗位需求,反映的是全国本专业的总体状态。需要注意的是,各校、各地区相关专业的具体情况等可能不同。专业预警分析可以引导政府和高校主动调整学科专业设置,提高人才培养质量,增强高等教育的人才培养对社会需求的质与量的敏感度和反应性,从而更好地建立与社会需求相适应的专业结构。“红绿牌”专业仅供参考,考生选专业还需综合个人性格、兴趣、爱好等多方面的因素进行考量。
同时一起来看下绿牌专业:


撤销专业,这些省份都有大动作

湖南:19个专业拟撤销前不久,湖南省教育厅印发《湖南省省属普通本科高等学校2018年招生专业目录》。



《目录》中备注栏内标有 “拟撤销”的专业,是相关学校在2017年专业综合评价过程提出撤销的专业, 2018年起停止招生
。同时,相关学校须在2018年7月本科专业申报时,在教育部普通高等学校本科专业设置与信息服务平台中正式提出撤销申请。

江西:主动砍掉200多个专业点据人民网-
江西频道今年1月报道,江西长期被认为是中部省份高等教育的洼地。为了改变这一局面,江西启动了具有江西版高校“双一流”建设,并明确将投入40亿元,重点建设有特色高水平大学和一流学科专业。此外,为了解决高校专业设置没有与市场有效对接的问题,江西还大刀阔斧进行改革,主动砍掉200多个专业点,江西高等教育正迎凤凰涅槃。

据介绍,江西高度关注引导高校本科专业结构调整和优化工作。2015年,江西省教育厅首次开展了江西省本科专业综合评价,为高校主动申请专业停办、停招提供了一个良好的契机。近年来,江西已有28所高校主动停办、停招专业点200余个,规模和力度均达历史之最。
2017年,江西省高校新增本科专业点70个,较2016年下降近一半,其中80%的专业为地方新经济发展所需。
辽宁:通过专业综合评价和专业预警机制动态调整专业设置
据辽宁日报今年1月报道,为全面优化人才供给结构,辽宁省通过专业综合评价和专业预警机制动态调整专业设置。
2012年以来,连续对有三届及以上毕业生的专业点开展综合评价,累计限招、停招、撤销不适应社会需要、就业质量低的专业点(方向)476个;面向三次产业人才需求,共增设紧密服务振兴发展的硕士学位授权点27个、本科专业142个;撤销重复设置严重、就业率过低的硕士学位授权点45个、本科专业33个;停招培养质量过低的本科专业162个。
山西:到2020年12月,将“砍掉”大约200个专业
据山西晚报报道,2017年12月29日,山西省教育厅召开了全省高等教育本科专业优化调整工作启动会,意味着用三年时间,山西省将对各高校专业动一次“大手术”,这次会议可以说公布了“手术方案”。
这次“大手术”的靶标非常清晰,力争到“十三五”末,全省高校现有本科专业数量削减15%到20%,总数削减200个以上。在此基础上,增设100个以上急需新兴专业。遴选3-5所本科专业优化调整示范高校,支持条件成熟、有带动作用的高校率先改革,一步调整到全省平均水平。
> 启动试点阶段(2017年12月-2018年4月)。
>
>
>
>
> 深入推进阶段 (2018年5月-2018年12月)。
>
>
>
>
> 完善发展阶段 (2019年1月-2020年12月)。
这些本科专业被撤销,有你的吗?
##今年3月,教育部公布“2017年度普通高等学校本科专业备案和审批结果”。

来源:中国青年报,综合人民网-江西频道、山西晚报、麦可思研究、中青在线、浙江日报有风来、辽宁日报、教育部网站
责任编辑:邵婉云
支持我们请点赞或使用评论功能↓↓ ↓

专访北大校长林建华:我们要解决的问题是怎样读懂中国,又怎样读懂世界


我希望北大的学者能够跳出来
能够和别的学者对话
发现更有意义的、更广的层面



专访北大校长林建华: 我们要解决的问题是
怎样读懂中国, 又怎样读懂世界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刘远航
本文首发于总第850期《中国新闻周刊》
北大毕业的林建华是一名化学家,他在北大从读本科开始,一直到获得博士学位。毕业留校任教后,林建华又先后任重庆大学、浙江大学校长,直至2015年回归母校。林建华任北大校长三年来,一直致力于推动高校改革,被认为是中国最具改革精神的大学校长之一。在北大校庆120周年之际,林建华接受了《中国新闻周刊》的专访。
“我们自己研究自己,说自己的话,
别人未必能听到”
中国新闻周刊:
我们比较关注的是1998年到2018年这20年里北大的变化。在2003年北大推行人事体制改革的时候,你是副校长。此后,北大一直在进行改革。2015年,你回到北大担任校长。改革的过程有着什么样的思路,取得了哪些进展?
林建华:
我们在2002年的时候,提出了北大学科发展的三句话,现在也还在用,就是“以队伍建设为核心,以交叉学科为重点,以体制建设创新为动力。”现在做“双一流”,又加了一句,“以院系建设为基础。”可以说,北大的改革和建设实际上是一脉相承的,这些年一直是按照这个思路走。
从科学技术的角度来说,现在的北京大学,可以说装备精良,实验条件很好,队伍是世界水准,显示出了活力,交叉学科的氛围在慢慢形成,学科的布局在改善。
有一批非常年富力强的人,都在北大扎下了根,整个水准在改善和提升。去年SCI的文章,有9000多篇,我在1998年担任化学院院长的时候,全校的SCI只有300多篇,化学院当时占比还很高,有五六十篇。当然我们还有很大的改进空间,因为现在只是过渡阶段。
中国新闻周刊: 在学科建设方面,交叉合作的思路是如何提出来的,具体的发展状况如何?
林建华:
我们学校的学科结构,本来是以院系和教学教育为基本线索,但是你看看外边的世界,就明白了。它不管你是学什么的,而是以问题为导向,而不是学科。你做记者的,碰到什么问题,都得去报道,我们也是这样。
所以如果想要真正地解决问题,我们就要跨学科,注重学科之间的合作和交叉。
从2005年开始,学校一直在推进交叉学科研究机构的建设,聘请世界上最优秀的顶尖科学家,按照跨学科的方式,组织相关的年轻团队,比如分子医学研究所,把做科学的人和做技术工程的人结合起来。类似的机构还有BIOPIC(生物动态光学成像中心),国际数学研究中心(BICMR)。
在人文领域,我希望北大的学者能够跳出来,能够和别的学者对话,发现更有意义的、更广的层面。
现在文史哲一起做了很多本科教育方面的尝试,比如外国语言与外国历史,西方古典学计划,实际上在培养一些基础性的跨学科人才方面做了很多努力。
中国新闻周刊:
在人文学科建设方面,一些学者曾公开表示,它的发展或许无法与自然科学一样按照规划来推动,也无法纯粹通过国际化来完成蜕变。你对于北大人文社科方面的学科建设是怎样看的?
林建华: 最近总书记讲了几次,他认为我们的人文社会科学面临的第一个问题, 是要让世界读懂中国
,但是目前我们和世界在话语交流方面还存在一些问题。第二, 人文社会科学的学科体系应该建设起来 。第三, 如何培养新时代的人文社会科学家
,出一批大师来。这是我们人文社会科学应该解决的问题。
我们应该怎么去解决这些问题,一个是怎么样读懂中国,也包含着我们怎么样读懂世界,这是双向的。 过去这么多年,我们的人文社会科学,主要研究的还是我们自己
,真正有创见的主要是我们自己的历史,经济学方面,也是借助经济学的理论,研究我们自己,这是过去普遍的一个状态。
当一个国家在这个世界上无足轻重或者地位边缘的时候,也就没有这个动力要求真正地去了解别人。
今天中国的情况就不一样了,中国走到世界中心了,已经变成一个世界性的国家,我们的人文社会科学就面临着一个转变,从原来的集中在我们自己,现在应该真正地去研究别人了。
其实我们自己研究自己,说自己的话,别人未必能听到,所以你应该更多地让外边的人、国外的学者研究中国问题,我觉得这是人文社会科学的一个本质性的变化。
我们做了一系列的事情,比如中国社会科学调查中心,西方古典学计划,区域国别研究院,还有南南学院。总之,学校做了很多这样的努力。
中国新闻周刊: 在人事体制改革方面,北大这些年做了哪些努力,现在的整体发展状况是怎样的?
林建华:
2003年,我们就开始推动了教师队伍的人事体制改革。其实2003年的这个改革并不是很成功,因为方法上把握得不是那么好。但实际上2005年我们开始进行百人计划,对所有新聘的人要施行类似国外的Tenure
track(终身教职评定制度),5年试用期,以助理教授为开始,合格了留下,不合格就离开,这个制度从2005年实施,2014年在全校所有新聘的教师里实施。
现在我们年轻人的队伍状况应该说是非常好的,就是说我们队伍的水准,至少年轻一些的,已经进入到跟国际水准相当了。
我们现在也和美国的MIT(麻省理工学院),在争一些年轻人,但是我们经常还是没争过人家。你看许晨阳在我们这儿发展起来了,但是今年又要走了。还有张永和,原来是我们建筑中心的,后来成了MIT的建筑系主任。我们也有比较成功的地方,比如谢小亮教授,原本是哈佛大学讲习教授,6月份开始就全职回来了。邓兴旺原来是耶鲁大学教授,已经全职回来了,这两位都是美国科学院院士。我们工学院院长张东晓,原来是南加州大学的教授,回来以后,获得美国工程院院士。
“实际上北大现在对于性骚扰的
问题是有完善的制度的”
中国新闻周刊: 学校制度方面,针对最近频发的高校性骚扰问题,是否可能建立一个更加有效的监管制度和预防机制?
林建华: 实际上北大现在对于性骚扰的问题是有完善的制度的,当然我们在继续完善。
沈阳案出来以后,我就说,其实要是出现新的case(案子),我都可能不用过问,因为它有一个程序,照着走就行了。但是你要把二十年前的case拿出来,这就让我们很难办,你说人也走了,我们也没有这个权力重新审理这个case,所以,
对过去问题和现在问题应该区别看待。
当你遇到一个事件,一个危机的时候,你要通过建立制度,来保障今后遇到这种问题的时候,有一个程序去解决。
各个学校早期由于制度不完善,在学术道德问题上遇到过很多困难,后来制度慢慢完善了,就不怕这个问题了,来了一个问题,我知道哪个部门或者委员会该去处理。
其实各个学校都应该先把制度建设起来,制度建起来了,这些问题就都好解决了。
预防机制是这样,将来我们要进一步加强教育,让大家知道什么样的行为是不应该的,用什么样的方式去预防这些行为,这些都是要做要完善的。即使你把这些道理讲得都很好、很清楚,我们也不能保证将来不出现这种问题,但是我觉得,
最重要的是出现了问题,我们有制度去管它,这样我觉得就不会形成风气。 我觉得在制度建设方面进步还是很大的。
值班编辑:韩忠强


▼ 推荐阅读
[]
影像纪实:四十年,东北工业兴衰
[]
李雪主将参加板门店晚宴,屡创朝鲜“第一夫人外交”先例

[]
金正恩:“原来跨越军事分界线是这么容易的事情”